<var id="znjtx"></var><cite id="znjtx"></cite>
<var id="znjtx"></var>
<menuitem id="znjtx"><dl id="znjtx"><address id="znjtx"></address></dl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znjtx"><strike id="znjtx"><progress id="znjtx"></progress></strike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znjtx"><strike id="znjtx"><listing id="znjtx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znjtx"></var>
<cite id="znjtx"><strike id="znjtx"><thead id="znjtx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znjtx"><strike id="znjtx"><listing id="znjtx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
新民晚報 | “十四五”規劃“金點子”,一河:讓“母親河”再無斷點

時間:2020-09-18瀏覽:10

建議

蘇州河兩岸42公里公共空間貫通不易,之后的精細化管理更難。目前,城管部門已在岸線管理中遇到執法依據不足等問題,亟待打通管理上的“斷點”。

我曾跟隨城管執法人員到過徐匯濱江,當時正有人放風箏,城管人員上前勸阻,對方卻反駁“有哪條法律說不可以”。城管人員苦于拿不出執法依據,只能耐心勸導。

目前,上海已經積累了針對特定區域綜合管理立法的成熟經驗,比如人民廣場、陸家嘴、外灘風景區,都有特定區域綜合治理的地方性規章發揮作用。岸線管理中遇到的遛狗、放風箏、玩滑板、無人飛行器升空、水體放生、釣魚等管理難題,都可以先通過民意征集對策,等到成熟后行地方立法。

除了管好地面,也要管好立面,尤其是貫通時間久了之后,一些建筑物、構筑物甚至伸展度高的綠化是否會有安全隱患?岸線貫通管理應以相關立法為依據,強化“大數據”“人工智能”等新興技術的應用,實現人人共擔風險管控責任、人人共享風險管控利益。

上海政法學院教授、上海市社會建設研究會副會長 湯嘯天


調查

滑板車撞漫步者

前些天,記者沿岸線步行,因為天氣晴好且涼爽,不少家長帶著孩子前來游玩,有些還推著童車。半小時之內,有三四名3-5歲的孩子玩著滑板車,從幾輛童車旁呈“之”字形繞行。市民張女士告訴記者,這里有個下坡,晚上有很多小朋友騎著自行車或踩著滑板車沖下來,有點危險,因為一旦剎不住就會撞到散步的人。

沒多久,記者就看到一名小男孩踩著滑板車,從斜坡上沖了下來。盡管同行的爺爺將繩子綁在滑板車車頭用以減速,但滑下來的速度并不算慢。這里能玩滑板車嗎?附近一名保安表示他們“不管”,這里地方寬敞,常有家長帶孩子來騎自行車或玩滑板車,“只要家長管好孩子就不會出什么事,這里也沒出過什么事?!?/p>

不過,記者在綠化帶旁找到了一塊豎著的牌子,上面清清楚楚寫著禁止寵物入內、禁止游泳、禁止攀爬、禁止輪滑、禁止放風箏等。莫非禁令形同虛設?記者就此事再次與保安溝通,對方卻給出了一個讓人費解的答復:一般小孩子在這里玩滑板車他們不會阻止,但滑旱冰是不允許的。


回應

按等級分類施策

上海市“一江一河”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:

隨著蘇州河沿線濱水區域的貫通開放,來此健身休閑的人也越來越多,“如何管理”成了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。除了加快立法進程外,沿線各區也在積極探索相適應的管養模式。

比如長寧區,由區建管委牽頭綜合考慮市政、河道、綠化、景觀、環衛等方面,對濱河開放空間實施一體化養護。各部門和基層社區通過聯絡員制度實現常態對接,建立定期會商,及時發現問題并處置,已形成一套長效機制。

蘇州河兩岸整體空間尺度較小,部分區段老舊建筑較為集中。針對岸線立面的管理,我們已會同市房管局牽頭開展蘇州河沿線建筑外立面整體整治。經全面梳理評估,明確了50多處待修繕整治的建筑點位,將結合建筑保護等級及具體整治措施,分為三級整治對象,分類施策,分別按照整體設計、立面附屬規整、粉刷清洗等不同要求開展整治。目前沿線各區已基本明確整治任務及方案,年內將確保重點區域的完成。

新民晚報記者 裘穎瓊

閱讀原文

返回原圖
/

彩票助手